還原華服古禮 《鶴唳華亭》等展現古裝劇復古美學

鶴唳華亭DVD

《鶴唳華亭》

 

  與前些年追求鮮艷的濾鏡、明晃晃的人臉打光不同,近期的古裝大劇越來越追求服化道的質感、畫面的藝術感,無論是反映漢唐風韻、魏晉風度,或是宋朝傳奇、康乾盛世,這些劇都在追求古風上力爭不留紕漏。在這一波“質感古風”風潮的影響下,正在播出的古裝大劇《鶴唳華亭》《慶余年》在視覺品質上都可圈可點,對古代禮儀、服飾、歷史風貌的重塑上,都讓觀眾增長見識、如沐古風,看著趣味叢生。      

精致華服,為劇作質感增彩

《鶴唳華亭》講述了太子蕭定權為家國天下孤身犯險,收復兵權交給國家的故事,雖然故事是架空朝代的,但是該劇將服化道落腳在崇尚極簡之美的宋朝。也正是簡雅、整潔的宋代服飾,增加了這部劇的質感。

四顧茫茫、漫天飛雪,灰墻雪地之間,身著醒目紅色官服的臣子整齊地跪在殿下懇請皇上為皇太子冠禮,紛紛雪花落在大臣的紅袖上……而宮殿內,黃誌忠[微博]飾演的蕭睿鑒頭戴蓮花冠,身穿灰色褙子、著上衣下裳,看起來不怒自威。

《鶴唳華亭》的服飾非常講究,文官服以紅色、灰色為主,劇中男性服飾多是素雅的單色,女性服裝除了宮中嬪妃也多以素雅為主,大多上襦下裙,飄逸感十足、刺繡精美的千褶裙很是吸引人。而這部劇中的程子冠、朝天襆頭、交腳襆頭等各種形狀的帽子,看得人眼花繚亂。

劇中的重要衣飾多有歷史原型。該劇造型總監方思哲介紹,劇中齊王服飾上的獅子紋,復原自遼代織物紋樣,側面烘托了人物張狂傲氣的狀態;而趙貴妃的大衫,參考了宋太祖母親杜太後的畫像;皇帝蕭睿鑒的冕服和皇後的翟衣,都源自故宮的南薰殿畫像。

該劇的服飾一言以蔽之就是雅致素淡、精致活潑。但簡潔之美並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就像方思哲所說:“一開始沒有覺得簡潔、素雅、精致很難,但是越做越難。”

同樣讓觀眾看後大呼“極度舒適”的是不久前播出的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中的服飾,服飾風格也是簡中見繁華。僅趙麗穎[微博]飾演的女主角明蘭的服飾可能就有近百套,少女時期明蘭的服飾以淺、亮的糖果色為主,隨著明蘭婚嫁、生子,服裝也變得成熟,轉向優雅、沈穩,更加精致、端莊。但經歷史迷考證,該劇“漢服”服裝精致優美,但如果坐實於宋朝的話,不少服裝的樣式、裁剪並不十分精準。

而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的服化道則精準得讓觀眾無話可說。該劇由黑澤明的女兒、日本著名服裝造型師黑澤和子參與造型指導,再加上起用了一群默默恢復古代服飾的專業人員,在服裝和化妝方面做到了貼近“史實”。比如,男主角李必修道多年,出場一身精準的道服,劇組能給李必戴著上清芙蓉冠、子午簪,讓其手拿拂塵,已是非常專業地道。

而劇中男子穿圓領袍,女子襦裙,女扮男裝時的束發、戴襆頭、腳蹬革靴也符合大唐遺留下來的畫作中的女性裝扮。而劇中女婢的打扮,活活就是唐代陶俑的復刻。做到了讓古代服飾研究者也挑不出太多毛病,《長安十二時辰》在一眾古裝劇服化道中堪稱良心之作。

而剛開播的《慶余年》,因為有陳道明、吳剛[微博]等一眾老戲骨加持,非常受關註,這種大制作古裝劇自然是服化道精致,由於該劇架空時代,劇中服裝以配合人物個性為主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穿衣風格,風格混搭,略微有點兒現代,但質感不差,彩色和紋路因人物身份而不同。女主角素雅,而長公主華麗,武功高強又身份復雜的男主角服飾多變,但多以穩重為主。該劇服飾遠不如《鶴唳華亭》《長安十二時辰》等劇考究。

呈現古人煩瑣禮制,觀眾長見識

緊密貼合時代的典章禮儀、飲食風物等也是古裝劇的看點。每一部古裝劇盡可能詳細地還原古代的風俗人情,追求器物之美、禮儀之美、規制之美,這對觀眾來說有趣又開眼界,如同回到了那個時代。

《鶴唳華亭》除了考究的服裝,還有考究的禮儀,該劇從整體禮制到具體禮儀,都有歷史典故、典籍作為參考借鑒,制作團隊對每一個細節都保持嚴謹的態度。該劇被觀眾津津樂道的是開篇皇太子蕭定權的“晨昏定省”禮,這是皇太子每日對其父王所行的禮儀,晚間服侍就寢,早上省視問安,頻繁瑣碎但貼近歷史。劇中人人都行叉手禮,常見作揖禮、跪拜禮,行坐有法、動靜有度,可以看出古代禮儀森嚴有序的現實。

在古裝劇中“禮數”最多的當數《瑯琊榜之風起長林》,劇中長林王蕭庭生設立無字牌位天天跪拜,向世間英雄致敬,“安憂思,以念長情”,這是古代吉禮的一種,讓現代人看來倍感肅穆。而該劇中的喪葬禮更是復雜至極,將不同人物關系之間的喪葬禮儀展示得淋漓盡致。比如蕭平章死時,蕭平旌在護送蕭平章靈柩回金陵時,大喊三聲“噫興”就很合乎歷史記載,葬禮上其妻蒙淺雪、其父蕭庭生、弟弟蕭平旌的著裝、行禮都不同,非常考究。此外,長林王蕭庭生薨逝,電視畫面中長林府下人站在屋頂高呼“蕭氏庭生回家了”的招魂儀式,也是古代喪葬之禮儀中的一環,讓觀眾體驗一下古代喪葬風俗。這部劇更是復雜地還原了接待賓客的禮儀、嫁娶禮儀、節慶禮儀、軍禮等,讓觀眾感受古代禮儀所寄托的情感、人文道德等。

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中的禮儀更是多得不得了,光是觀眾剪輯的盛明蘭的作揖禮就幾十處。明蘭在大婚那天跑到祠堂去告知祖先:“滿門祖宗請聽,今朝我嫁,未敢自專。四時八節,不斷香煙。告知神明,萬望垂憐。男婚女嫁,理之自然。有吉有慶,夫婦雙全。無災無難,永保百年。如魚似水,勝蜜糖甜……”觀眾覺得這段很有意思,其實是尊重長輩的禮節,劇中盛家姐妹犯了錯也要在祠堂罰跪,這都是宋朝大戶人家尊重祖宗祠堂的一種禮數。明蘭與顧廷燁結婚時,鏡頭特意給了雁、金魚、筷子和禮書等聘禮的細節,而浩浩蕩蕩的迎親場面和新郎、新娘的參拜禮、“撒帳”禮、合髻禮、合巹禮等現代人看來非常復雜的禮數,都是古代以禮表達美好寓意的做法。這些禮數劇中通過臺詞、道具交代得清清楚楚,觀眾長見識。

古風俗中遊蕩,頓覺古物之美

除了禮節,全方面地復原古代歷史風貌是很多古裝大劇的追求。《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》這部劇的街景可以說是照著《清明上河圖》復原出來的。《清明上河圖》中的“十千腳店”(歇腳客店)、“天之美祿”(酒館)、“解”(算命小攤)、“樊樓茶館”、朱雀大街等,都被復原到劇中,劇中人喝茶、歇腳、買食物的店鋪,能在《清明上河圖》中找到。而劇中出現的蜜浮蘇酥捺花、軟酪、乳糕等美食都是宋代筆記《東京夢華錄》裏記載的食物,這些食物還是增進人物感情的道具,小公爺齊衡送給明蘭千層糕和菱角、顧廷燁給明蘭帶回乳酪都是愛的表現,可見編劇有多用心。

因為盛家女孩多,該劇也完整呈現了宋代女子的家庭生活。第八集中盛老太太邀請了來自宮中的嬤嬤教孫女焚香、茶藝、插花,鏡頭詳細呈現了這些文人雅趣的過程,比如“煮水點茶”過程中的搗團茶、調膏、擊拂等,用臺詞和細部鏡頭交代得清清楚楚,連盛家小姐都苦於程序的復雜,訴苦“這點茶實在難學”。再比如,劇中的香道也還原了宋朝人的習慣,先在香爐中放好燒紅的木炭,再覆上一層隔炭火的銀片,然後再將上好的沈水香放置到銀片上,隔著火烤出香氣,足見古人的雅致。


劇中明蘭元宵節夜晚出遊,觀魚龍舞、看鰲山、賞儺舞,也是一整套的宋代風俗,觀眾也大開眼界。

《鶴唳華亭》中,也會多次出現參考《茶經》復刻出的點茶場面,對“運筅”或“擊拂”等點茶動作進行復原,還要貫穿全劇,成為蕭定權與父親之間情感起伏的重要線索。劇中,蕭定權、盧世瑜、齊王都是點茶高手。除了點茶,該劇還用精致的畫面再現了活字印刷術,鏡頭詳細記載了京師印刷局員工的工作流程:排字、制版、刷墨、覆紙、拓印、裝訂……印刷字體秀美、古籍典雅,一整套看下來頓覺古人有智慧,古手藝有嚴謹之美。

歷史在很多人眼中是宏大、枯燥的,但品質古裝劇卻將枯燥變為有趣,將不可見變為可見。現代人通過各種考據、各種技術將古代人的生活在影像中復活,就是一種傳統文化的活態傳播,讓更多年輕人潤物細無聲地接受歷史,通過流行文化欣賞到傳統之美。

回上一頁回資訊清單